地区:邯郸
总站 北京 上海 重庆 厦门 白银 临夏 毕节 唐山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向革命者行刑:公开质疑肖瑞林等人偷袭扫荡革命军烈属房屋的人性和党性
[ 编辑:青天白日 | 时间:2017-05-29 22:58:26 | 浏览:708621次 | 来源:天涯论坛 天天315 ]
伟大领袖总书记说: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杯热土一杯魂。王毛古、王哥牙子、王学周三位革命烈士怀着共产主义理想、怀着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青山处处埋忠骨,党和人民得解放的伟大信念,怒吼一声上战场,刺刀霍霍向敌人,前赴后继,血洒疆场。而今,该中央红军革命烈士遗留下来的唯一故居,也是该革命烈士后代农民在农村合法的、唯一的宅基地上祖屋遭到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偷袭,暴行扫荡拆毁。
  2017年4月18日上午,中国共产党早期优秀党员,红军革命烈士王毛古、王哥牙子、王学周三位革命烈士和中共早期优秀党员红军革命干部残废军人王东斗、中共地下党干部李五发娣的房屋被江西省会昌县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中心村委书记张流浪、村长刘荣长扫荡拆毁。悲愤之余,不禁要问,是谁给了这些人扫荡拆毁革命烈士房屋的胆子?人性何在?党性何在?
  4月18日的1917年,反动派建立南京国民政府,正是这一天,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同样用当年反动派一样暴行扫荡中央红军革命烈士,共产党人房屋。
  被扫荡的革命烈士、军属房屋位于江西省会昌县白鹅乡中心村肥猪树下小组。
  早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王毛古、王哥牙子、王学周、李五发娣、王东斗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早期优秀党员,一九三三年参加中国革命红军,分任第三、第四、第一军团战士和指挥官,并参加第三、四、五次反围剿作战,为保卫中央苏维埃政府和中央红军,他们全部在第五次反围剿你死我活的惨烈战场上分别壮烈牺牲和身负重伤致残,解放后,中央政府批准王毛古等三人为革命烈土,颁发给王东斗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并授予我家“光荣烈属”荣誉(见图)。
 
  
  
  
  

  三位革命烈士、二位革命干部,一位现役军人共九位中共党员和共产主义战士是一家人!全在被肖瑞林等人扫荡拆毁的房屋里出生、生活、成长为革命者,其中李五发娣在中国革命最低潮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受党组织安排在这屋子里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成为当时中国共产党的交通站。为中共党的伟大事业做出不可底估、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和业绩。就这样简单朴素而又光荣神圣的革命烈士房屋,却免不了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的毒手,在革命烈士后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偷袭、扫荡、拆毁,如今,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竟然还有肖瑞林一帮人对革命烈士故居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地扫荡,其人性何在?党性何有?
  在中国革命最悲壮残酷黑暗时期,王毛古几位烈士的房屋都没有遭到敌人刽子手的扫荡拆毁,而今却遭到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以莫须有的荒唐理由进行彻底扫荡拆毁并抢走屋梁木瓦用车在光天化日下强行运走卖掉,把革命烈士遗留的所有珍贵物品及生产农具、生活用具抢光,未抢走的东西全部毁掉,一件不留,纯属扫荡(见图)。
 
  
  
  
  
  
  
  

  该革命烈士房屋,是波澜壮阔的革命事业的亲历者,虽历经风雨沧桑,却饱含历史深沉,每一块砖瓦、木梁、泥土,都经受了战火的洗礼,见证了可歌可泣的党的解放事业。
  然而,这个创造历史,见证历史,为中国革命历史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烈士房屋,却被一群利欲熏心,数典忘祖的肖瑞林、刘勇长、张流浪无视法律威严,用比敌人鬼子凶残百倍的手段扫荡成废墟,只留下一堆断砖烂瓦。
  看到此景,残垣断壁,人们很难想象,这房屋,竟然是中国革命红军烈士和中国共产党的地下交通站!为党的伟大事业做出过不可低估、不可磨灭的贡献和业绩。
  肖瑞林等人欺骗群众,简单粗暴扫荡时,我在会昌县城家里获悉消息,几度撕心裂肺呼唤并致电、发信息求助肖瑞林、刘荣长要求停止非法行为(见图),他们不仅不理会,还更有力地指挥抢东西扫荡。我两次求助110报警,一男性接警态度特别恶劣且拒绝出警,无奈我当场向江西省长热线求助,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最終被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偷袭扫荡拆毁了革命者的房屋。

  

  所有发出的信息都没有得到回复,完全置百姓的心声于不顾
 

  该革命烈士房屋的三位革命烈士,在中国共产党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驿前战场作战中冲锋陷阵壮烈牺牲,是光荣的,伟大的人!有光荣之人,必有光荣之家,而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偏偏就对光荣之家偷袭、扫荡、拆毁。
  该革命烈士房屋的一位革命残疾军人王东斗,在中国革命战争中的五次反围剿中,参加了第三、第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在举世闻名的第五次反围剿攸关到党中央、政府、红军生死存亡的驿前主战场上,率领红军战士九天九夜坚守在战壕阵地,与敌展开一次次的冲锋搏斗,一排排的红军战士倒下,把最后一颗子弹射向敌人指挥官头上,上好刺刀,冲出战壕,与敌肉搏,视死如归,鲜血滴滴为党流,刺刀霍霍向敌人,砍下一个个反革命敌人的身躯,弹尽粮绝,敌众我寡的惨烈战场上身负重伤致残,身伤糜烂,伤口生虫8年,每天日夜还要防御敌人“剿匪”,还要坚持党的地下工作,身经百战,九死一生,历尽磨难,捡回一命,直到逝世,从未享受过“幸福”,王东斗一生为了新中国,为了共产主义信念,无所畏惧走上战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我们幸福的今天——这是最可爱的人!
  难道有了幸福的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就可以忘却党恩、忘却打江山的红军革命残疾军人,恩将仇报,反攻倒算地扫荡革命者房屋吗?党是怎样教导他们的?父母是怎样教导他们的?老师是怎样教育他们的?你还有人性吗?还有党性吗?
  当年红军革命烈士王毛古等人和红军革命残疾军人王东斗在战场舍命博斗的时候,你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的祖、父辈在干什么呢?说不定还是反动派,屠杀红军的刽子手。有其之父必有其之子,所以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的反扑革命烈士、灭绝人性地扫荡革命烈士房屋就不足为奇了。
  老百姓不禁会最朴素的一问,你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酒足饭饱后,对这样一个最可爱的人的房屋下得了毒手吗?
  封建社会里“堂上一点朱,民间一路血”,试问掌权座堂的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你们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家中不仅有老房屋还建有多座楼房和商品房,还有家中祖坟,你们在扫荡拆毁革命烈士房屋之前,把你们自家的房屋拆毁了吗?若是没有,别人也象你们一样偷袭手段去扫荡你们的房屋、祖坟,你们会同意吗?这么简单朴素的伦理,你为何要己所不欲,强施于人呢?说明你们骨子里就是一个丧尽天理、毫无人性、毫无党性的刽子手。
  人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战士当年在反围剿战场上浴血奋战,舍命搏斗,视死如归的悲壮牺牲情景,在每一位中国人民心中历历在目。王毛古等革命烈士用鲜血换来的中国解放事业,人民的幸福,遗留下来的唯一房屋,遭到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赤裸裸暴行扫荡拆毁,其暴行实为挑战我们执政党的历史,挑战我们的宪法、挑战我们伟大的红色基因传承——这是最可恶的人!
  伴随着革命者房屋轰然倒塌的,还有肖瑞林等人的党性溃退和变质,他们眼里只看建立在百姓血泪上的政绩和钞票,却看不到革命烈士流下的鲜血。在中央政府倡导“长征精神”的实践中,纵容革命烈士房屋被荡平拆毁,就是在纵容我们的党纪国法被挑战,就是纵容对我们革命历史的否定和推翻!荡平革命者房屋,于法不容,于民无利,强拆给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于人民和历史没法交代。对此,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不会答应,都会携起手来捍卫烈士、严惩暴行,捍卫宪法!
  被扫荡的革命烈士、军属房屋,不是简简单单一栋破旧房子,而是一段历史,一段中国人民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历史,是一种信仰,一种投身革命事业的崇高信仰丰碑,是一份情怀,一份胸怀家国天下的情怀。这房屋的革命烈士为党和新中国的革命事业在战场上舍命搏斗,壮烈牺牲的伟大壮举,本是红色基因传承的实物,这样美好伟大光荣的房屋却被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彻底抹杀红色记忆。
  我家革命烈士房屋,我们每年清明节、春节都会回去追思革命先烈,生火煮饭吃,房屋里有家具,生活、生产工具,一个完整无损的人居房屋不存在“空心房”、“危房”特征,而今这个房屋包括革命烈士遗留的珍贵物品全部遭到肖瑞林一批人扫荡拆毁,迫使我无家可归。

  
 我家革命烈士房屋,是我户籍所在地农村的唯一的“一户一宅”,宅基地祖屋,我为了儿女读书更好,为党事业培养人才,暂时搬到县城住,我始终要回到自己的祖屋定居,这个房屋是革命烈士,红军革命干部,共产党人后人王金飞永远的家,永远的爱,永远的怀念,完全符合政策,受法律,受党和政府的保护!
  全国人民都知道,伟大领袖毛主席故乡韶山,是典型的南方夯土瓦房,肖瑞林的扫荡理由逻辑和手段若是成立,合法,那么类推比对,肖瑞林这批人的“扫荡有理”手段很快就会蔓延全国各地,变成一种运动和浩劫,如此碾压民心民意的“运动式”拆房恶政的扭曲政绩观下,肖瑞林敢把所有的革命烈士房屋的土砖瓦房扫荡拆毁,甚至干脆放火烧掉。
  民意民心民声在这里可以肆意践踏!蛮横无理无知霸道却恬不知耻招摇过市无所顾忌!这并非是危言耸听,事实已经是摆在党纪国法,人民群众面前的一道严峻的命题。
  肖瑞林一批人订立攻守同盟,统一口径,把所有违法违纪行为掩盖地固若金汤,欺骗组织,迫使受害人革命烈士后人投降,伸冤无门走投无路。
  旧社会普通百姓可以击鼓伸冤,而今,一个满门忠烈满腔正义中共优秀党员中央红军革命烈士后人的房屋、现役军人的祖屋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报复性扫荡之冤却在地方中无处伸。
  肖瑞林一批人不仅是扫荡革命烈士房屋,事实是在践踏党章国法,危害政府威信,暴露出肖瑞林一批人反扑革命烈士、反扑红色基因传承、反扑人民反扑党的事实本质。
  今天是王毛古等红军革命烈士房屋及财产遭到洗劫和报复性扫荡,接下来,会轮到哪些红军革命烈士房屋遭到同样的厄运!实在令中国二千万革命烈士后代人人忧心发寒。
  扫荡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红军革命烈士房屋财产“有理”,已在会昌县地方政府以肖瑞林为首的一批官员里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会引起中国二千万革命烈士后代人人不安!
  肖瑞林作为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对于扫荡拆毁我家革命烈士房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违反《国家土地管理法》、《立法法》、《行政强制法》、《物权法》、《宪法》和农村集体土地“一户一宅”政策,侵害了王金飞的正当权利(物权和居住权)。即使要执行村容整治政策,本可采取民主协商或者改造、修缮的办法,党在赣南苏区倡导“损害东西要赔”在最浅薄的道义上也不能未经与权益人协商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采取突然袭击的手段扫荡拆毁革命烈士房屋。
  肖瑞林等人扫荡革命烈士房屋后上下串通一气,编造歪理,篡改事实真相,歪曲事实,人为制造“事实”强词夺理,蒙骗上级领导和不明真相的群众,肖瑞林为首的一批人丧失了党员实事求是的立场,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政治信仰和道德,丧失党性和人性,与那些向革命者行刑的刽子手有何区别?
  我是中央红军革命烈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革命残疾军人的后代,是个农民,从未享受过政府待遇,这次以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为首的一帮人偷袭扫荡我的革命烈士房屋,给了我撕心裂肺的痛苦。
  我的心在滴血,我的泪在涌流,我在撕心裂肺的呼唤,我在苦苦恳求党和政府救救革命烈士房屋!
  再问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你们出入座着公配小车、穿着名牌衣服、吃着美味佳肴,吸着人民群众的血汗钱,拿着共产党的高薪,台上讲党章,台下违党纪,表面是人,暗中是鬼,欺压百姓,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却忘本当年共产党人、红军革命烈士们穿草鞋背刀枪,舍家弃舍上战场,泪为国流,血为党洒,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的恩情,当年共产党人、红军革命烈士打开天下,而今,你肖瑞林一帮人在地方一权在手,就恩将仇报地偷袭、扫荡、拆毁优秀共产党人、红军革命烈士的房屋,公然叫板中国2千万革命烈士和党中央,全中国革命烈士后代绝不答应肖瑞林一帮人的灭绝人性、丧失党性的做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党纪国法终有光明,中国二千万革命烈士后代期盼扫荡革命烈士房屋的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一帮人得到报应的一天一定会来到!
  王毛古、王哥牙子、王学周三位革命烈士永垂不朽,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扫荡烈士房屋遗臭万年!
  泱泱大国!作为红军革命烈士后人我在血泪呼吁请正义志士伸出您高贵正义之手,为红军革命烈士王毛古等人伸张正义!
  时至今日,我们已通过信访渠道向会昌县委、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多次诉求伸冤,越伸越冤(见附件)。
  注:附件二份,1、《关于答复王金飞网上发贴称“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等人扫荡反动烈士故居”的调查核实情况反馈》;2、《驳〈关于答复王金飞网上发贴“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等人扫荡反动烈士故居”的调查核实情况反馈〉一文》。
  以上所述事实,本人愿承担不实之责。


 实名报料人:王金飞
  2017年5月20日

  附件1、《关于答复王金飞网上发贴称“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等人扫荡反动烈士故居”的调查核实情况反馈》
 
  
  
  附件2、《驳〈关于答复王金飞网上发贴“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等人扫荡反动烈士故居”的调查核实情况反馈〉一文》

  驳《关于答复王金飞网上发帖“白鹅乡党委书记肖瑞林等人扫荡反动烈士故居”的调查核实情况反馈》一文

  一、试问会昌县白鹅乡人民政府,你的公文答复件主题“扫荡反动烈士故居”的专业术语是为什么出现“反动”二字?这“反动”二字是否是乡党委书记个人还是乡政府对于中央红军王毛古等三位烈士的丑化和污蔑?一个参加中央红军在反围剿战场上舍命相搏壮烈牺牲的伟大最可爱的人,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授予“革命烈士”称号,有其固有的合法性和荣誉,如今却遭到肖瑞林为首的一批人指鹿为马污蔑为“反动烈士故居”,请问肖瑞林,在常识上和政治语言上反动能和烈士搭配吗?就文章此定义,就足以暴露肖瑞林为首的一批人缺乏常识,没有基本的历史唯物主义素养,毫无敬畏之心,丑化革命烈士,在政治和道义上打击党的权威,歪风起于歪念,对此上级党委和人民群众需要保持政治的敏感性和警惕性。
  二、王毛古、王哥牙子、王学周(贵)、李五发娣,王东斗是一家人。骨肉亲属,血亲一家人,这个不容质疑。
  三、包括白鹅乡政府在内,没有任何人和政府单位同我在口头和书面上协商过拆迁房屋事宜,我从未在口头和书面上同意或者授权任何人拆我家革命烈士房屋,相反,我始终要求政府保护和修缮我家革命烈士房屋。
  四、郑重声明,该答复件中陈词完全篡改事实歪曲真相,肖瑞林作为地方行政长官,自然有其权力可以不顾事实和人造“事实”强词夺理,蒙骗上级和不明真相的群众,肖瑞林为首的一批人丧失了党员实事求是的立场,丧失了为人民服务的政治信仰和道德,丧失党性和人性,毫无善意,内疚歉意,令人痛心失望!
  谨请中共会昌县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处理、追究肖瑞林、张流浪、刘荣长违纪违法责任。
  驳斥人:

  
  王金飞
  2017年5月7日

  注:本件一式四份,于2017年5月8日9时通过会昌县信访局送达县委书记蔡小卫1份,县长余学明1份,县纪委1份,王金飞留存1份。



上一篇:誓把牢底坐穿,,莫有后来人
下一篇:天猫宏登旗舰店就是家黑店!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
民事侵权更多>>
  • 石家庄某建筑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上百万后续 讨薪两年得回复:..

    石家庄某建筑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上百万后续 讨薪两年得回复:等待审计结果   近日,本台报道了石家庄某建筑公司拖欠建筑商材料费及120余名农民工工资百余万元一事,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关注。     2018年6月22日记者了解到,虽然相关部门表示予以关注,但是迄今为止,农民工仍然没有拿到自己的血汗钱,而此时距离工程竣工,已经过去将近两年的时间。对此,本台记者进行了..

    浏览量:987次发布时间:2018-06-22
  • ·石家庄市鹿泉区石井村村民实名举报村委会擅卖村民股份企业 村..
  • · 三门峡:惊现“磨动天”!
  • · 假治理真盗采 榆林市府谷县治理区内私挖乱采十分严重
  • ·曲周县某学校发生多位学生恶心呕吐住院
  • ·山东某公司涉嫌传销和非法集资 全国各地有多人上当
  • ·关于唐爱勤违法乱纪的控告材料
  • ·河南省商丘市南京路联通营业厅至客户权益于不顾
  • ·河北省平山县教育局监管不力一再推诿责任为哪般?